联系我们 | 合作加盟 | 关于我们
您好,欢迎来到父母网! 请输入登录帐号: 密码: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知青之家 >> 知青忆:春天双手满手血泡夏天双脚被粪汁沤烂
知青之家
管理员:admin 父母网
上一篇:按摩耳朵的十大方法 推耳后滋肾养肝降血压下一篇:怎么删除百度搜索记录
发布时间:2014-09-02 主题:知青忆:春天双手满手血泡夏天双脚被粪汁沤烂
girl


属性:普通会员
论坛积分:51153
贴子数量:4007
注册:2008-03-23
作者:girl

核心提示:春天,我们造林,带着冷饭腐乳上山,一天要挖几十个树洞,双手血泡叠血泡。夏天,我们养鱼,每天五点起床磨豆饼,然后划船去鱼塘投饵、施肥,双脚被豆汁和粪水都沤烂了。秋天,我们运肥,风餐露宿,手划着船往返几百里去县城挑粪。冬天,我们清塘,赤脚踩着薄冰下水,把所有的鱼塘都清理一遍,再撒石灰消毒。

知青插秧,资料图

本文摘自光明网,作者:李明/自述,胡月华/整理,原题为:《在龙川湾,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们眷恋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珍惜那煎熬生命的经历,体会那患难之交的友谊,牢记那生命与共的日子。”一位从嘉兴赶到淳安龙川湾的老知青感叹道。

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已是花甲之年的老知青们不辞辛苦,一路风尘赶到千岛湖,他们说:“是我们的知青情怀!”

上山下乡——文革中一段已远逝人们记忆的尘封历史。

而这些记忆,却可以在龙川湾找回很多,因为那里曾经留下了众多知青的印记,后经开发成了全国第一个以知青文化为主题的,集住宿、餐饮、娱乐功能齐全的度假村。

本期,我们特邀了龙川湾当年二十四连的知青——李明,为我们讲述44年前的激情岁月……

21年前:今生今世再也不回龙川湾

龙川湾,座落在千岛湖西南湖区的龙川半岛腹地中。半个世纪前,为了新安江水电站的建设,原来房屋错落、田地阡陌的村庄淹没在了万顷碧波之下。这里的村民都陆续被迁往了他乡。

随着水库的蓄水,龙川湾被淹成了一个半岛,三面环水,一面峭壁,几乎与外界隔阻。

文革狂潮中,数以千万的青年学生被历史的力量所驱动,奔向农村边疆,年轻的龙川湾,当年就是承载这一历史的热土之一。

1970年5月,龙川湾组建了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十三团二十四连,先后接纳了来自杭州、宁波、舟山、建德等地的知青130多名,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至今,我仍忘不了到龙川湾第一天的情景。那天中午,我们200多名知青分乘5艘轮船,从岭后码头缓缓开出,被送往各自的目的地。一路上,除了山水,根本看不到人烟。船越往里开,越显得荒凉。看到这样的情景,大家都禁不住哭开了。

轮船在一个个码头相继停靠,去其他连队的知青陆续下了船。最后船上还剩下我们15个知青到二十四连。天色全黑时,我们才到码头。跟着来接我们的老知青,懵里懵懂翻过一座土坝,再换乘小舢板,下船后,又一脚浅一脚深地走了很长的山路,才到达二十四连部。

连部十分简陋,只有两栋低矮的平房。在此,我们15人再次分开去了各个排。这才知道,我所要去的鱼种场,离这里还有十几里的水路和山路。当天晚上,我借宿在连部,想到自己将要在这样的地方待一辈子,一夜没有合眼,不停流淌的眼泪把枕巾都浸湿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另一位知青挑着铺盖翻山越岭,去了鱼种场,开始了我的知青生涯。那一天,离我的十七岁生日还差两个月。

二十四连共有六个知青排,分散在九个点,每个点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一二三排是鱼场,四五六排是林场。

那时的龙川湾,交通极其偏僻,无论到哪里,都要划船再走上十几里山路,到离我们最近的姜家公社来回都要一天。那时候,我回宁波探亲,路上单程就要整整三天,遇上春节车票难买,四五天才到家是常事。

无论哪个知青点,都不通电,每个人每月只发4两煤油,用完了就得自己买。也没有广播,报纸和信件要隔几天才有人送一次。每天除了出工劳动,唯一的精神娱乐就是扑克。生活极其单调枯燥,今天永远是昨天的重复,清澈葱绿的山山水水,在我们的眼里,是苍凉、是萧瑟,是禁锢情欲的压抑,是与外界隔阻的屏障。

劳动条件的艰苦是现在年轻人难以想象的。春天,我们造林,带着冷饭腐乳上山,一天要挖几十个树洞,双手血泡叠血泡。夏天,我们养鱼,每天五点起床磨豆饼,然后划船去鱼塘投饵、施肥,双脚被豆汁和粪水都沤烂了。秋天,我们运肥,风餐露宿,手划着船往返几百里去县城挑粪。冬天,我们清塘,赤脚踩着薄冰下水,把所有的鱼塘都清理一遍,再撒石灰消毒。

我在龙川湾整整度过了六个春秋。艰苦的劳动,使我学会了几乎所有的农活,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学生成为铮铮硬骨的铁姑娘。

1976年的一个秋日,我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劳动表现,从众多知青中脱颖而出,被调到团部宣传科工作。

离开的那天,我伫立在去县城的船头,遥望着渐渐淡出视野的龙川湾,心如秋风中受伤的芦苇,泪水凝成霜,我暗暗发下重誓:今生今世再也不回这方土地。

21年后:龙川湾是今生无法割舍的存在

1976年的初夏,刚成立的西南景区开发公司的领导找到我,告诉我县里准备依托知青的旧址,开发龙川湾,希望我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些当年的史料。闻讯后我万分激动和感慨,一刹那,有关龙川湾的那些记忆的碎片,像电影蒙太奇的画面清晰地在我的眼前切换着,历历在目,无法逝去,恨不能马上回到龙川湾。

这时,我突然明白了,之所以不想再回望,是因为怨恨和沉重。那里埋葬了我人生最为灿烂的年华。之所以不能忘怀,是因为这段经历,使我对人生有了太多太深的感悟。龙川湾于我,那份情愫是永远无法割舍的。

2007年6月,在离开龙川湾21年后,我终于第一次回到了那里。那天,我和另外三位知青网友一起,冒着雨从姜家镇出发去龙川湾。车过出水龙码头(这是我们当年出行的唯一通道),只见一条长久失修的机耕路,蜿蜒曲折,道宽只容一车勉强通过。路两旁密密匝匝的芦苇长得比人高。由于道路泥泞,车子陷在泥里爬不上坡,我们不得不多次下来推车,才得以前行。

同行的知青是在平原插队的,哪见过这样险峻的山路,不由地感叹。我告诉他,当年甚至连这样的路都没有,这路还是后来修的。

当满溅一身泥水,历尽辛苦的我们来到当年的知青点时,映入眼帘的是被丛生杂草包围的房屋,人去楼空,失去了往日的喧闹。我曾住过的那幢集体宿舍的平房还算完好,那墙壁、那门窗、那房间,虽还是当年的模样,房屋中间的那颗五角星,似乎还很清晰。

鱼塘之间用大块石砌起来的的堤坝,野草茂盛,杂树竞长,居然比人都高。我试图走过去,根本穿越不过。看着那卧龙似的大坝,我眼前浮现的是当年战天斗地的场景。

1975年夏天,连日大雨滂沱,千岛湖的水位急涨,平静的鱼塘成为咆哮的汪洋,随时都有冲毁的可能。我们顶风冒雨,肩挑手搬,几天几夜不合眼,硬是用毛柴和泥土把堤坝加高好几米,保住了鱼苗。

当年,堤坝上可是我们劳动余暇最常去的地方。夏日的晚上,凉风习习,燃上一堆熏蚊子的蒿草,知青坐在光滑平整的大石头上聊天、唱歌、吹口琴,也有的在那空旷之处,吼上几声长啸,宣泄自己的思家之情。

当年我们亲手栽下的树苗,如今已经长得一人合抱粗了。还有房前里的那两株桂花树,根深叶茂,浓浓的绿荫洒满了半个院子。

油然而生的知青情结,使我对于龙川湾的开发,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心血。我三次组织杭州和淳安的老知青对方案进行评审,多次来到建设的现场查看进度,不仅为知青展馆撰写了全部的解说文字,还将自己珍藏了四十余年的近百件当年用过的各种生活和劳动物品无偿捐赠给展馆。

后记:2010年11月,我们当年二十四连的知青,组织了一次“寻觅我们的青春足迹”的回访活动。

130多个老知青来了90多个,大家从全省各地赶来,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龙川湾,看看我们当年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离开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姑娘小伙,如今都已经是两鬓如霜的老妪老翁了,一见面,个个老泪纵横。

当我们踏上这块土地,那一声荡气回肠的“龙川湾,我们回来了”,令在场的多少人潸然泪下啊。


来源:网络
快速回复:知青忆:春天双手满手血泡夏天双脚被粪汁沤烂
选择心情:

免责申明: 本网站是为老年人免费提供产品与服务信息的开放式公益性平台,若资料侵犯他人隐私和权利,请告知我们予以删除。
电话: 021-62822500 服务热线:13621669221 13816213800 邮箱: fm61.net@hotmail.com QQ:550211833 访问统计:---
沪ICP备09003910号-1 上海父母网 父母宝中老年产品,巴马雷火电竞竞猜平台乡健康食品有机食品,旅游信息查询,老年用品招商加盟,老年交友聊天,平安保险咨询